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震 > 一则段子

一则段子

最近手机短信上流传一则段子:“人间悲剧:白天看中国股市,晚上看中国足球”---悲催如斯,我当感同身受,因为我既是股民,又是球迷。

我当了三十多年的球迷。1982年苏永舜带的中国队以1:2惜败给新西兰队,13岁的我痛哭流涕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1997年戚务生带的中国队在大连铩羽而归,老榕的一篇《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曾让也在现场观战的我潸然泪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殷铁生带的中国队小组赛都未能出线,我和儿子收拾起国旗和喇叭,默然回家了。从那以后,国旗和喇叭一直都在家里放着,再也没有用过。也是从那以后,我宁愿三更半夜爬起来看西甲英超,也不愿意再多看一眼中国足球了。

我还当了二十多年的股民。1992年深圳“8.20”认购证事件,我就在现场。当年认购证换购的股票“深深房”,我至今都还留着,用以纪念我那双被恐怖的人流踩丢了的新鞋子。我还保存着2000年“蓝田股份”的少量股票,用以提醒自己的无知和对刘姝威老师的尊敬。在2007年我误以为自己成为了富翁,而傻乎乎地将股票质押给银行,贷款去买房。谢天谢地,幸亏房价那会儿还在涨,把房赶紧卖了还能把贷款还上,否则我就真不知“身在何处”了。现在我还有一些股票,但是我对其采取的是“三不政策”:不看,不听,不想。亏就亏吧,除了那几号江湖大鳄,全中国人民都在亏着呢,不少我这一个!

 

不过,怎么想都还是有一些不甘心:十三亿人就挑不出11个能踢球的?!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经济体就弄不出一个规范有序的股票市场?!

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看似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应该能够做好的两件事,我们都没有做好。这两件事到今天如此的一地鸡毛,最大的共同点就在于:我们把球场和股票市场都变成了赌场!

 

最近足球行业的肃贪风暴轰轰烈烈,把原来足协的管理班底几乎“一锅端”。眼看着当年一个个趾高气扬的高官变成了现如今可怜巴巴的阶下囚,痛快是痛快了,但问题解决了吗?足球能够不再成为某些权贵资本的经济赌注和某些官员们的政治赌注吗?

实际上,孩子们都涌去了篮球场,不再回到足球场,他们不愿意成为赌场的筹码,足球人口相比较十年前最少降低了80%;少数几家足球俱乐部在新的一年并没有加大青少年梯队的建设,反而疯狂投入购买天价外援,希望将这个赌局变大,进而垄断性地坐庄;中国足协“管办分离”的改革步伐不仅没有加快,反而畏葸不前。“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状态丝毫没有改变。相信他们也顾忌:切莫真有一天,将中国的足球场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大赌场。

十年前的2001年6月14日,沪指上涨到2245点,创出当时的历史新高。2011年12月13日,沪指再度跌穿2245点。十年一剑,剑剑归零。精确地说,是0.00。。。1,总有那么几个大鳄年年都能赚到盆满钵满的。

中国的股票市场在2008、2009和2010年度的股息率分别为0.93%、0.46%和0.55%。股息率偏低的症结在于二级市场估值存在着结构性偏高,根据2010年底的股价统计,近80%的股票市盈率大于25倍。而结构性偏高的原因,又在于股票市场的“只进不出”:从2007年6月至今,沪深股市没有一只股票退市,而这期间,上市公司从1570多家增至2300家左右,净增700多家。一旦有新股上市,极少数人的财富便在瞬间放大十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而众多股民在市盈率估值过高的环境下,个人财富被无声地侵蚀。

但是,当股票市场变成了大多数人赔钱,极少数人赚钱的一个市场的时候,那股票还算是股票吗?和赌场里的筹码还有什么区别?

 

当然,我们得学会庆幸---幸亏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看中国人在足球场上被日本人蹂躏,总比旧社会看到中国人在战场上被日本人蹂躏强吧?在股票市场上亏钱,总比旧社会通货膨胀恶劣到到一叠钱买不了一盒火柴强吧?

只是,我们小老百姓可以这么想,主政者们可千万别这么想!若如此,可真就将中国这个大市场彻底玩成了大大赌场---那就真的是“人间悲剧”了。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