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1月15日 18:37

一则段子

最近手机短信上流传一则段子:“人间悲剧:白天看中国股市,晚上看中国足球”---悲催如斯,我当感同身受,因为我既是股民,又是球迷。

我当了三十多年的球迷。1982年苏永舜带的中国队以1:2惜败给新西兰队,13岁的我痛哭流涕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1997年戚务生带的中国队在大连铩羽而归,老榕的一篇《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曾让也在现场观战的我潸然泪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殷铁生带的中国队小组赛都未能出线,我和儿子收拾起国...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3日 15:11

我们在退步

进入十二月,年关也就到眼前了。各种评比,颁奖接踵而至,“排排坐,领果果”要开始了。这是喜气洋洋的;也有愁眉苦脸的:前两天参加了一个会计师事务所的年会,遇到几位“师爷”级的会计师和审计师。但老哥儿几个一扫往年的志得意满,只是偏坐一隅,素颜寡欢。细聊才知道,马上要准备年报了,但今年的年报估计会很“难产”!

去年很多上市公司的日子就不算好过,好在前几年市场情况比较好,企业积累比较多,“以丰补歉”还有得...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5日 21:42

边缘化的中坚力量

 

 

上周参加了一个基金的小型研讨会,主要议题是讨论如何利用目前的欧债危机,帮助国内的几家民营企业以债权换股权的方式,进入行业的高端市场。关涉到人家的商业机密,事儿不好多谈。倒是与会的几个民营企业的代表,很值得一提。

四个小伙子,均是30出头,个个都落落大方,至少在这家基金请的几个“鬼子”面前一点儿不猥琐。他们的背景不尽相同:一个是俗称的“富二代”,替老爹掌管财政的;一个是从大学毕业就在企业工作...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8日 01:08

百年的辛亥不变的人

十一期间回了一趟武汉。我的老家就在武昌,恰巧就在离辛亥革命第一枪的所在地---起义门不到十分钟的距离,几乎每次出门都要经过这里。今年的起义门少了往日的嘈杂和市井,多出了十分的紧张和庄重。工人们忙着给刚拓宽的道路画线;给新修的路边花坛栽花种草;白天晚上都能见到许多官员模样的人在指手画脚。而国庆长假人多车多,周边的交通由此变得混乱不堪。暴躁的武汉人可不理会几天后的辛亥革命百年庆典,依旧是扯着嗓子在拥堵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0日 03:35

纠结的鸭子

前两天收到小霞的来信,告诉我千万不要在超市买鸭子或去饭馆吃鸭脖,鸭掌之类的东西。如果想吃鸭子了,她会给我寄家里自己养的,吃了不会有毛病。

小霞是我一个大学同学的妹妹,八年前从一所不知名的大学毕业后独自闯荡北京,后来到我们公司当了一名文员。前年结婚后离开了北京,回到她先生老家,鲁西南的一个偏僻山村。夫妻俩拿出在北京多年打拼的积蓄,翻修了家里的老房子,还盖了一个小型的养鸭场。小霞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8月08日 18:38

诡异一日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一天之内发生了两件大事:赖昌星在历经十二年的逃亡生涯后,终被递解回国受审;温州发生铁路动车追尾,造成40死191伤的重大事故。

一出充斥了权力与金钱,高官与名人,间谍与女色,出逃和死亡等等各种戏剧化元素,在连续上演了十几年之后,赖昌星事件终以主角的回归,喜剧收场。

而另一出则在满载了天量的投入,宏大的规划,奢华的布景,豪迈的誓言,强势无比的主角和多到数不清的配角,倨傲地自编自...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2日 13:58

这个世界会好吗?

前两天参加了一个商业谈判,对方是某一省会城市的政府平台公司。主谈者的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70年生人,清华毕业。整个谈判过程中他游刃有余,言辞诚恳又不失原则,任何时候对能够得到什么,需要失去什么都十分清楚。是一个在地方国企中少见的,极为厚重干练的”少壮派”高管。

闲聊的时候谈及目前地方财政的困境,他倒是很坦率:非常麻烦,没钱!一方面土地财政已经走不动了,地方政府现阶段连“饮鸩止渴”都难:去年成交的开发...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02:31

为有牺牲多壮志

前几天,一位以前的江苏客户到北京拜访我,刚进办公室,我就吓了一跳:五年前挺精神的小伙子,现在怎么变成两鬓如霜,满面倦容的小老头了?他应该也就四十出头啊!细聊才知道,他的企业倒闭了。

这位老兄是一个能干人,大学毕业分到科研机构,自己鼓捣了一套印染设备的创新发明,后毅然下海办厂,那会儿他还不到25岁。五年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工厂已经达到上亿元的资产规模,雇佣了超过500名员工,是当地的高新技术明星企业。...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7日 05:30

“全民”贪污?

北京的停车费又涨了。这一次涨得还比较厉害,以往只需三,五元的停车费,现在起码都得要二十元才搞得定。不过规矩还是没有变:先给钱,后扯票;你不要,他不给。

好像不止北京是这样,据我的观察,全国的各大城市,只要是人工收费的停车场,大多如此,一样的规矩。

上月底我到西城办完事出来,刚打开车门,一位老大爷非常罕有地先扯了停车票给我“先生,请交二十元停车费”,我不禁夸奖他“大爷,您是我今年碰到的第一个先给票...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8日 23:35

和李鸿章很熟

   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广东客户,50岁出头,短小精干的模样,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低调务实的人。他的企业做得有声有色,资产规模应该超过了5个亿。看到同行业中有的公司上市了,他也蠢蠢欲动:投资银行,会计师,律师请了一大帮,把当地证监局的领导都搬出来了。

晚宴的时候杯觥交错,大家都言谈甚欢。这位老广多喝了两杯,兴致高涨,话也多了起来。反复地描绘公司上市后的宏伟蓝图,也在谈及区域市场的时候反复地犯错:武汉属于...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0日 21:53

政协委员为何敢言

政协委员为何敢言

正值春寒料峭的时节,每年这个时候的北京,都会有那么十来天,路上的车特别堵,酒店的房特别难订,高档饭馆在晚上特别火爆。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饭局上的话题难得地集中:十桌里至少有七、八桌的人都在谈论人大、政协会议的话题。首都的初春年年就是这样开始的。

昨晚趁着休会,请大学时候的一位老师吃饭。老先生年过耳顺,从国企老总的位置退下来已一年有余,他是连续两届的全国政协委员。今年是他最后...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3日 02:46

红旗下的蛋

红旗下的蛋

春节期间一个师弟请我们吃饭,告诉我们已经办好了移民手续,举家迁往加拿大了。师弟多才多艺,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一个风云人物。他曾经自组乐队,以一曲崔健的《红旗下的蛋》迷倒了校园里众多小女生。多年以后,他依旧是那么健谈,风趣,依旧是说到兴奋处喜欢摇头晃脑,只是当年一头狂野飘逸的长发,现如今已是青丝难觅了。

师弟开玩笑说,我的成长史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摹本。七十年代初出生;读小学的时候打倒了“四人...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8日 04:01

过年去网购

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在外企工作了十几年,已经做到了中国区营销总监的位置,算是一高级白领了。前两个月,年过四十的他决然辞职,和几个同道合伙开了一家团购网店。钦佩之余,不禁有一些担心:人生都走完一半了,又重新开始创业,而且上来就是高难度,玩起了“互联网经济”,行吗?

同学告诉我:自大学毕业后,头几年在政府机关打工,后十几年在外企打工。二十一年的职业生涯归结起来就一个字:累!---在政府机关里面混,有两件事最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02:12

高学历的包身工

  上个月我的表弟博士毕业,找到了工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庆贺。席间他语出惊人:我的导师太黑了,这一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他!大家错愕不已,他的父亲还当众呵斥他: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怎么能这么说你的老师呢?!但是,听完他的一番说辞,我们大家再也说不出话了。。。 他的导师是国内这一专业领域的学科带头人,也是这所国内知名大学的知名专业的系主任,每年考到他名下的博士生多达10多名,硕士生多达30多名。由于导师在...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30日 02:02

恐惧与信心

恐惧与信心

最近两个月都在帮一家境外公司做北京的一个项目,和这家公司的项目经理成天混在一起。这位小兄弟35岁,人大毕业,近十年的外企工作经验,精明强干。既有外企多年修炼出的严谨和缜密,也有中国人特有的世故和练达。平时言语不多,但说出来的话都挺在点儿。

这几天他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细问之下,他长叹一声:这物价涨得我心里发慌啊!我有些不解:这是一间规模很大的公司,你在公司的级别不低,收入不菲,连你都发慌...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08日 21:34

东林党与忠臣

估计没有几个政府官员退休的时候能够这么热闹的!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超期服役”半年多之后荣身而退,临别一席“忠臣”感言引来轩然大波,赞弹之声至今一个多月仍余音未了,有点意思!

本来没兴趣赶这个时髦,赶巧这两天闲来翻起樊树志老先生的《晚明史》,看到东林书院与东林党以及党争与明亡的相关章节,不禁联想到了“忠臣”说,顿时有一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受。

明亡之祸肇于党争,党争之端始于东林。本意在“弘扬朱程...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13:35

爷爷的理想

爷爷现在很苦闷,三天两头给我爸打电话交流思想,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搞得我爸也是苦不堪言。说起来原因很简单:党组织一直不批准他入党----爷爷今年已经85岁了!

爷爷是1949年国立W大的毕业生,当学生的时候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学生运动。解放后主动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却因隐瞒自己的大地主出身,还没到前线就被押解回W大。因自我批判甚力,他幸运地留校任教。以后历次的政治运动,开始阶段都是他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忘...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13:33

琉森河畔的中国人

保守估算,每年中国人给琉森——这个8万人口的瑞士小城至少贡献了31亿元人民币收入 

上月去瑞士公干,顺便去琉森休假。琉森位于瑞士中部,人口仅8万。小城依伴琉森湖,风光秀美,宁静安详,是举世闻名的度假胜地。

小城中心有三家钟表店,那可能是世界上风景最优美的钟表店了——近看天鹅悠悠的琉森湖,远眺白雪皑皑的铁木力山,一边怡然欣赏美景,一边听销售小姐温言细语地介绍各款钟表的性能——在这儿买一只心仪的手表真是得其...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13:27

国企高管高危期

古往今来的红顶商人们,游走于商业和政治跷跷板的两端,如何能不高危?稍不留神,即坠入万丈深渊 

几天前见一位央企高管,席间谈起业内频发的贪污受贿案件,他不禁掷箸长叹,国企高管都是高危人群啊。这位仁兄年纪不过50,却已是两鬓染霜,满面倦容。笔者对他不仅有一些高尚的心酸,也有一些低俗的幸灾乐祸。正应了一句话,风光背后是险峰。

自1889年张之洞创建汉阳铁厂—这可以算作中国第一家国有企业吧—以来,历时120年,国有...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13:21

处长权重

相对于如此庞大的投资领域和投资规模,发改委现有监管机制显得过于柔弱,监管手段明显机械和滞后 

国家发改委一位处长不久前被“双规”,出事的原因很简单─经济问题。这位处长是一位低调而又强势的人物,被坊间列为“中国十大处长”之一,主管审批数百亿元的投资。有幸听过此君几次讲话:大局观极强,条理清晰,的确是能力高强之人。

关于此君的传闻极多:某某省长在他的办公室门外候了半个多小时才得以被召见;某某副省长被他呵...

阅读全文>>